向陈天然挥了过去

自述小说 admin 浏览

小编:两株树人王一边战斗,一边向后疾速退去,冲向黒木原的腹地。 树人王的防御力很强,而且,速度也很快,若是它们想要逃走,就算是张若尘也很难杀死它们。 走不了! 张若尘伸出一

 两株树人王一边战斗,一边向后疾速退去,冲向黒木原的腹地。
 
    树人王的防御力很强,而且,速度也很快,若是它们想要逃走,就算是张若尘也很难杀死它们。
 
    “走不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伸出一根食指,向着两株树人王逃走的方向一点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整个空间都晃动了一下,随后,快速撕裂开,从外而内,崩塌了下去。
 
    两株树人王惨叫了一声,被卷入坍塌的空间之中,树干粉碎,枝叶变成齑粉。
 
    当空间重新恢复的时候,两株树人王彻底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头顶上方,飘落下一片片树叶,掉落在地。
 
    树叶上,还染着一滴滴血液。
 
    敖心颜看得这一幕,心情既是震惊,却又有些伤感。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,那些树人不该死。她和张若尘都是侵略者,在破坏这个世界的安宁。
 
    “组……组长,我们为何一定要杀这些树人,仅仅只是为了赚取军功值吗?”敖心颜看到地面上的一个个血淋淋树桩,感到有些迷茫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剑一收,闭上了双眼,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墟界战场,本就是这么残酷,根本没有对与错,也没有善与恶,只有一个世界的生灵和另一个世界的生灵的交战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转过身,向敖心颜深深的看了一眼,道:“若是你心存怜悯,那么,最好不要来墟界战场。战场上,只有杀和被杀。你若是心存怜悯,那么很可能就会成为被杀的那一个。”
 
    木精墟界算不算墟界战场?
 
    当然算。
 
    兵部的墟界战士,每年都在和木精墟界的树人强者交手,相互之间都有死伤。树人一族从来没有放弃抗争,兵部的墟界战士也是一如既往的将它们镇压。
 
    只不过,木精墟界是相对安宁的墟界战场,死亡率没有那么高。
 
    真正的墟界战场,比木精墟界更加残酷十倍、百倍,心存怜悯之心的人,根本无法在战场上生存。
 
    在踏上墟界战场的时候,张若尘就有心理准备。
 
    他来墟界战场,本来就是来磨砺出一颗铁血的心。
 
    当然,若是能够避免杀戮,张若尘是不会滥杀无辜,至少不会对墟界土著中的贫民下手,尽量只杀墟界土著中的强者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木精墟界与树人一族交锋的时候,混沌万界山的《天榜》石碑下方,也出现不小的轰动。
 
    《天榜》石碑,高达六百七十六米,十分宏伟壮丽,也不知立在混沌万界山有多少年。
 
    《天榜》石碑下方的广场上,每天都聚集了不少武者,他们都在观察《天榜》排名的变化。
 
    若是《天榜》上的某个名字,突然消失,也就证明,那一个《天榜》武者,不是陨落在墟界战场,就是突破到了鱼龙境。
 
    《天榜》排名前一千位的那些成名多年的高手,当然是众人重点关注的对象。
 
    “太厉害了!张若尘这是要逆天,军功值增长得也太快,这才几天时间,就达到《天榜》第十六位,军功值达到一百二十九万七千点。”
 
    “张若尘?莫非就是东域的那一个年轻王者?”
 
    “当然是他。天下间,同名同姓的人很多。但是,能够以如此年龄,闯进《天榜》前二十的年轻天骄,除了他,也没有别人了!”
 
    旁边,另外一位年轻武者,也是赞叹不已,道:“按照他这样的速度,说不定很快就能积累够三千万点军功值,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。”
 
    不远处,传来一个冷笑声,“想要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,哪有那么容易,就算是现在武道大兴,能够达到那个境界的人,也是屈指可数。”
 
    众人的目光望过去,只见,在广场边缘的石屋里面,正坐着一个黄袍男子。
 
    黄袍男子看上去,二十岁出头的模样,身材颇高,大概有两米左右。他的双臂显得很长,比普通人要长半个手掌的长度。
 
    他的五官长得很立体,眼睛神髓,鼻梁高挺,显得颇为俊朗。
 
    但是,却没有人敢靠近他。
 
    任何人,走进他的十步之内,立即就会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气,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恐惧之心,只得向后退去。
 
    当然,能够来到混沌万界山,也没有谁是弱者。
 
    其中,有一些胆大的人,走了过去,站在那一个黄袍男子的十步之外,道:“虽然说是屈指可数,但是,毕竟还是有人积累够三千万点军功值,引来诸神共鸣,达到无上极境。”
 
    “比如,当今的大威大德女圣皇,八百年前,她就达到了无上极境。传说,她杀的墟界土著的尸体,足以堆成一座大山,血流成海,一座墟界的生灵几乎都被屠杀殆尽,积累的军功值达到九千万点,至今无人可超越。”
 
    “又比如,六百年前,万佛道的那一个叛逆,死禅邪僧,不也斩杀十万墟界土著,成功达到无上极境。不过,六百年过去,我们已经不能称他为死禅邪僧,而该是死禅邪祖。”
 
    “还有三百年前的魔门圣女‘凌飞羽’,两百年前的鬼才‘洛虚’,七十年前的小圣天王‘万兆亿’,不都达到无上极境。”
 
    “随着武道大兴,天才辈出,达到无上极境的武者,只会越来越多。以张若尘天资,加上他积累军功值的速度,未必就不可能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。”
 
    那一个黄衣男子笑了笑,取下一只酒袋,喝了一口,随后,将酒袋重新放回到桌上。
 
    他的眼中,露出寒光,继续笑道:“张若尘的天资的确很高,只可惜,他的运气不好,《天榜》上还有人能够压他一头。若是那人出手,恐怕张若尘就算有实力冲击无上极境,却没有性命等到那个时候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的是《天榜》第一,黄神异?”
 
    另一人道:“黄神异倒也是绝世奇才,以他现在积累军功值的速度,很有可能会在一年之内,达到三千万点军功值。张若尘现在的实力,估计与他还有一些差距。”
 
    黄衣男子笑了笑,道:“那是自然,黄神异在玄武墟界历练的时候,遇到了一次大机缘。以他现在的实力,就算是《天榜》第二的华黎,恐怕也难以挡住他三招。至于对付张若尘,只需半招就足够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与一群东域圣王府的年轻弟子,一直站在人群里面,听到此处,她终于有些听不下去,走了过去,冷哼了一声,道:“阁下未免太高看黄神异了!张若尘可是东域圣院的第一人,真要交起手来,恐怕还不知道谁生谁死。”
 
 496.第496章 黄神异
 
    张若尘前往木精墟界的消息,早就已经传遍东域圣城。而且,还有小道消息,声称三大圣者门阀派遣了大批高手前往墟界战场,目的就是对付张若尘。
 
    得知这个消息,黄烟尘出关之后,就立即与东域圣王府陈家的年轻高手,赶来了混沌万界山,准备去助张若尘一臂之力。
 
    刚刚来到混沌万界山,还没见到张若尘,却不想,先遇到了一个大言不惭的狂徒。
 
    于是,就有了《天榜》石碑下的这一幕。
 
    黄衣男子略微抬起头来,盯了黄烟尘一眼,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光芒,笑道:“姑娘,我看你穿着圣院的武袍,应该也是一位年轻高手。不知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战,咋们去天级战台上面一较高下?”
 
    “有何不敢,就怕你不配做我的对手。”黄烟尘的性格高傲,身上透着一股冰冷的气质。
 
    她早就看那一个黄衣男子很不顺眼,居然敢声称黄神异必定会压张若尘一头,这一口气,就算张若尘咽得下,她也咽不下。
 
    在黄烟尘看来,张若尘就是同境界无敌的代名词,谁若是看低张若尘,就是与她为敌。
 
    黄烟尘的武道修为,又有突破,已经达到天极境中极位,在同代人中,已经算得上是凤毛麟角。
 
    正是因为,艺高胆大,所以,她才敢答应那一位黄衣男子的挑战。
 
    陈天书的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,仔细的观察那一个黄衣男子,心中有些担心,总觉得那一个黄衣男子,很不好惹,于是,低声提醒道:“表妹,你还没有弄清楚此人的来历,就贸然答应与他一战,恐怕会不妥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本来就是急躁的性格,再加上,刚才心中气恼,所以才一口答应那一位黄衣男子的挑战。
 
    此时,经陈天书的提醒,她也觉得有些不妥,于是问道:“阁下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
    在场的那些年轻武者,也很好奇,他们也都觉得那一个黄衣男子很不简单,绝不是泛泛之辈。
 
    黄衣男子道:“烟尘郡主,咋们在天魔岭可是有过一面之缘,你的眼中只有张若尘,自然是记不得我,可是我却没有忘了你。当日,令尊大人,一剑破空而来,绝代英姿,那等威风,黄某人至今也还记忆犹新。”
 
    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黄烟尘道。
 
    黄衣男子朗声一笑:“你现在才问我的名字,会不会显得太迟了?当然,告诉你也无妨,说到底,我与你也算是本家,以黄为姓,名,神异。你们也可以叫我……黄神星使。”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在场,所有人都大惊失色,情不自禁的向后退,彻底炸开锅。
 
    “什么?他就是《天榜》第一,黄神异。”
 
    “黄神异不是在玄武墟界历练,怎么提前回来了?”
 
    天下之间,敢假冒黄神异的人,毕竟还是不多。
 
    东域圣王府陈家的那些天才弟子,皆是心中大惊,全部都拔出战兵,如临大敌一般的看着那一个黄衣男子。
 
    在天魔岭的时候,黄烟尘倒是见过黄神异一面,不过,当时她和黄神异离得太远,并没有看清黄神异的面貌。
 
    此刻,她仔细向那一个黄衣男子看过去,才发现,此人的身形的确与黄神异很相似。
 
    “传说,凡是被黄神异挑战的武者,从来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走下战台,全部都难逃一死。”
 
    “那一个圣院的女子,太倒霉了,居然敢答应与黄神异一战。若是她真去赴战,怕也是凶多吉少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她不去赴约,今后还如何抬起头来做人?武道之路,最忌讳的就是胆小怕事,既然答应了别人的挑战,哪还有退缩的道理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《天榜》石碑下方的那些武者,全部都以怜悯的目光,看着黄烟尘,不停的摇头叹息。
 
    在他们看来,黄烟尘招惹到了黄神异,就如同是招惹到了一尊死神。
 
    “我就不信,他真的就是黄神异。”
 
    陈天然冷哼了一声,提着鬼王枪,大步向前,腾跃而起,以雷霆之势,一枪向黄衣男子刺了过去。
 
    他乃是东域圣王府年轻一代排名第十二位的高手,实力自然不弱。他与张若尘战过一次,却被张若尘一招击败,所以,他对张若尘的实力,也是相当佩服。
 
    黄衣男子的五指,在虚空旋转了一圈,以手掌为中心,形成一道碗口粗细的龙卷风。
 
    龙卷风不断延伸出去,变得十数丈长,就像变成一根风棍,向陈天然挥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龙卷风棍击在陈天然的身上,瞬间就将陈天然身上的护体天罡击碎,将他打得横飞了出去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fire-wrt.com/a/zishuxiaoshuo/20180314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